感恩节回馈娱乐场 - 滨州市滨城区滨北办事处古城墙遗迹,见证滨州千年历史和文化

阅读次数:261 发布日期:2020-01-11 15:43:37


感恩节回馈娱乐场 - 滨州市滨城区滨北办事处古城墙遗迹,见证滨州千年历史和文化

感恩节回馈娱乐场,我们每天生活在这个叫滨州的城市,你可知道“滨州”两字的来历?我们每天住在钢筋水泥结构的建筑中,但你是否知道滨州市滨城区滨北办事处有一座由夯土筑成的城墙?

滨州,历史悠久、文化博大精深,素有“九朝齐鲁重镇,千年文化古城”之称,而这座凤凰城古城墙正是对古滨州历史的最好见证。

从一端远远看去,滨州古城墙遗址非常高大雄伟。

入帝师故地 访城墙旧迹

滨州市滨城区滨北办事处东、西、南、北街四个居委会现在所处的位置,就是古滨州城故址所在。残留的凤凰城古城墙就位于这里。

滨州的历史,可以追溯至夏朝。史料记载,滨州古城西汉为湿沃县地,唐朝为渤海县,后周显德三年(956年)置滨州,取名意为“濒临渤海之州”。滨州古代地位重要,为直隶州,辖渤海、蒲台、利津、沾化县,知州地位与知府相同。滨州有“渤海雄邦”之美誉,州衙前曾有高大的“渤海雄邦”牌坊,相沿成习,所以,滨州城素有“九朝齐鲁重镇,千年文化古城”之称。

6月30日,一个夏日的午后,记者来到滨城区滨北办事处。从车水马龙的205国道转入静谧闲适、古色古香的杜受田故居附近,让人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西阳(注:不是夕阳)斜射,故居投射的影子被拉长,游人缓步迈入故居,体验一代帝师的文化和威严。在杜受田故居东侧高大的牌坊下面,许多老人正在纳凉,他们中有不少是杜氏家族的后裔。

滨州古城墙兴建于元朝初年,它孕育了滨州的文化、见证了滨州的历史,古城墙饱经岁月沧桑,屹立在滨州大地上,而杜受田故居只是其庇护的一部分。

如今,滨州古城墙的历史已逐渐被人遗忘,我们只能从残存的城墙遗迹、泛黄的史料和须发斑白的老人口中去探寻、追忆。

数百年历史 塑滨州古城

说起滨州城墙的历史,滨北办事处四关、四街年龄在60岁以上的都能说上一二。

“我小的时候经常去城墙那儿玩,墙体有七八米高,城内有台阶可以上去,从城外根本上不去;城墙顶很宽,能并排走开两辆马车,墙外面有护城河;护城河外面就是东、西、南、北关四个村庄,城内是东、西、南、北四街,我们那时还算城里人呢。”76岁的冯文明老人说。

“城墙在东西南北方向各有一座城门,内外城门之间有瓮城相连,城门与护城河之间有吊桥,吊桥升起来想进城就难了去了。在1945年之前城墙还是比较完整的,抗日战争时期还加固过。解放后,城墙就开始拆了。我记得城门是上世纪50年代拆的,城门的砖用来建井和黄河大坝了,后来城墙也陆续被扒,城墙土都用来盖房子了,可惜啊!”72岁的杜怡宣老人说,“城墙周长号称八华里,沿着城墙走一圈需要不少时间。后来城墙荒废,杂草丛生,我经常去那捡柴禾,城墙洞子里还有狐狸、獾之类的小动物。”

史料记载,滨州古城始建于元朝至元二年(1265年),平章于保保迁移渤海县城于老滨州城。城墙为土筑,周长九里。明朝正德七年(1512年),都事吕佩奉檄重修,城墙增为高二丈五尺,阔一丈四尺。明朝嘉靖二十七年(1548年),知州李德甫加瓮城。明朝万历八年(1580年),知州秦可久奉檄修治,城墙增厚一丈五尺,垒砌女墙,并以白灰合土夯实。明朝万历十一年,知州艾梅修筑雉堞,悉易以砖,城墙高二丈五尺,墙基阔三丈,合顶一丈三尺,垛口2754个,敌楼16座,角楼4个,门楼8个。清朝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知州宋文型重修,城墙上部用砖垒砌,其他如旧。

城外有护城河。护城河是金朝明昌三年挖掘。明朝万历十年(1582年),知州艾梅纠工深浚,河深二丈,阔二丈,两岸植柳。至清朝咸丰十年(1860年),已经淤塞。

1945年7月1日,城墙在解放滨县城时被破坏;1953年,城墙四城门楼被拆毁;在文化大革命中,四座城门陆续被毁。随着附近鱼塘的修建以及周边建设对土方的需求,高大的古城墙已经成为部分居民取土的对象,滨州古城墙开始遭受毁灭性的破坏,并延续至今。

凤凰来听箫 古城始建成

在滨北办事处驻地,道路多以“凤凰”和“梧桐”来命名,而这个命名习惯,其实就来源于滨州古城墙。

滨州古城被称为“凤凰城”,其名字的由来有一段美丽的传说。今年79岁的刘炳蔚老人向记者讲述了凤凰城的来历。

相传,元朝初年,八仙之一的韩湘子在过海之后四方游玩,期间看好了滨州一带的风水。他在城东的秦皇台上吹箫游乐,悠扬的箫声,引得一对凤凰前来聆听,地面上留下凤凰图形。元朝平章于保保奉命依照凤凰所遮阴影建立城池,因此城池图形酷似一只腾飞的凤凰。东关是凤凰头,南关、北关是凤凰翅膀,西关最长是尾巴。

滨州古城内原先有文庙、魁星阁、钟楼等建筑,而最有传奇色彩的,就是戏楼,并有“偷艺累死一匹马”的传说。

相传戏楼东西有三间房那么长,南北深约八米开外,建于两米多高的石台之上,有木梯可以上下。石台上有20多根木柱撑起顶篷,而最奇怪的是,人们无论从哪个方位看戏,这些木柱绝对不会对人们观戏造成视觉上的障碍。“周边一些州县也感觉我们的戏楼很神奇,就纷纷来学艺,但怎么也出不来我们戏楼的效果。后来一个地方的艺人骑马来学,看一点回去造一点,结果把马给活活累死了,戏楼照样没能建起来。”刘炳蔚老人说。

村民从城墙残缺处走过。

残垣依旧在盼重视和保护

历经700余载的风雨侵蚀、硝烟烽火和近年来的人为破坏,滨州古城墙早已复当年英姿,门楼、瓮城、角楼早已难觅踪迹,只剩下支离破碎、千疮百孔的断壁残垣和荒草成堆。

“现在城墙只剩下西南角、西北角、东北角和东面的一部分,其余的,都找不到、见不着了。”杜氏家族第19代孙、66岁的杜怡乐老人惋惜地说。

西北角和东北角两段是目前保存比较完整的部分。其中西北角部分东西长约百米,高4米以上,城墙顶部宽约4米,现已被开辟为农田。站在城墙顶部可以俯瞰城内,虽然英姿不在,却也可以找回当年威武雄壮的感觉,也许,这就是历史的厚重。

城墙外部由三合土夯筑而成,虽然久历侵蚀,但坚固如初,即使拿起石块猛击,依然难以将其敲碎。墙体可以看出清晰的夯层结构,中间还夹杂着大量瓷器、陶器碎片,“以前我还经常到这里来找一些陶瓷片,现在老了,也来的少了。”杜怡乐说。

滨州城墙东北角部分在建国后曾被用为靶场,因此这部分也是保存最好的部分之一。这段遗迹高5米左右,由于没有现成道路,爬到顶端自然要破费一番气力,同时由于不好到达,因此也难得的保留了原貌。墙顶宽敞平坦,杂草丛生,站在上面,周围景象尽收眼底。

“滨州不是没有历史,没有文化,城墙和古城就是最好的见证。人就是这样,没有的时候我们总是费力去寻找、再造,但真正拥有的时候,却从来不懂得爱护、珍惜,滨州古城墙就是例子。现在,知道滨州城墙的人越来越少,滨州城墙的残存也越来越少。我希望滨州古城的历史能够传承下去,更希望滨州的古城墙能得到人们的重视和保护。”从教师岗位上退休的杜怡乐颇有感触地说。

采访人:张卫健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我要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