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拯救漓江到交出精彩蓝天答卷,为保护环境,国家用了这些高科技

阅读次数:2332 发布日期:2019-11-19 12:00:10


从“东风-1”到“东方红-1”,从“神舟”到“天宫”,从月球到火星,从航天国家到航天国家...《北京日报》客户今天发表了一篇名为《人民》的科技专题文章,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让我们回放历史上那些被科技之光照亮的时刻,并在全国重温那些激动人心的时刻。

桂林漓江,绿色山水中的生态文明之路。

在20世纪70年代,人们对环境污染和公共危害知之甚少。

瑞典第一次联合国人类环境会议后,中国第一次全国环境保护会议召开,环境保护的序幕慢慢揭开。

制定环境保护法律法规,把环境保护作为一项基本国策,“水十”、“土十”、“大气十”相继出台,建设美丽中国...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中国的环境保护经历了从无到有、蓬勃发展的全过程。

关闭工厂拯救漓江的决心

接近90岁的瞿葛平先生有几个“第一”——1988年,国家环保局成立,他是第一任局长。1993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新成立了环境和资源保护委员会,他也是第一任主席。

他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处理环境保护问题,但在瞿葛平看来,第一个对环境问题的重要性敏感的周恩来总理是这一领域的创始人。

瞿葛平深情地回忆道,1969年,39岁的他被调到国务院计划起草小组。同一时期,日本发生了一系列环境污染事件。周恩来总理对此非常重视,并指示对中国的环境风险进行研究。瞿葛平承担了这一任务,从此投身于环保领域,这在当时对中国来说还是有点陌生的。

1972年6月5日,第一届联合国人类环境会议在瑞典斯德哥尔摩隆重举行。是否参与和讨论环境污染问题之前已经引起了很多争议。是周恩来总理在中国派出代表团参加会议之前推动了所有的讨论。作为他们中的一员,瞿葛平见证了这次会议的盛况。

次年8月,中国召开了第一次全国环境保护大会,揭开了中国环境保护事业的序幕。

1979年,国务院批准了《桂林风景区污染治理报告》,这意味着历时数年的“漓江治理”难题终于提上日程。早在1973年,邓小平就发现漓江沿岸许多工厂的污水直接排放,造成严重污染。“如果我们不解决漓江的污染,我们就不能成功。”瞿葛平在研究后思考了一下,认为只有“关闭工厂”才是解决办法。

听完曲格平的“药方”,自治区政府摇了摇头。最后,时任国务院财经委员会副主任的李先念说了“最后一句话”,漓江沿岸的37家工厂全部关闭。40年后,当回忆起这一幕时,瞿葛平仍会感慨,“这是中国第一次下定如此大的决心来控制环境污染!”

铁腕控制污染不达标,关闭“真密封”

从1972年第一个出席国际人类环境会议的代表团到在短短10年内将环境保护作为一项基本国策,曲格平认为,中国在初期对环境保护的重视是一个飞跃。

又过了十年,进入了90年代。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环境保护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50年代的淘米和洗菜,60年代的洗衣灌溉,70年代的水质恶化,80年代的鱼虾产卵,90年代的身心痛苦一首歌谣唱出了令人震惊的淮河污染状况。1989年和1994年,淮河发生了两起严重污染事故。1995年8月,国务院出台了中国第一部流域法规《淮河流域水污染防治暂行条例》,并建议淮河沿岸所有污染企业在1997年底前达到排放标准,凡不符合标准的企业一律关闭。

他说:「一些本地的巨额利润及纳税人不相信他们会因为污染控制不符合标准而被关闭。一些企业甚至叫嚣,如果国家不给钱,污染就不会得到控制。”瞿葛平记得,尽管有法律的威慑,淮河污染控制的道路起初并不平坦。截至1998年1月1日,国家环保总局宣布淮河流域1562家污染企业中有215家停产,190家破产或停产,18家因缺乏控制而完全关闭。“真正的密封”背后是国家控制污染的决心。

瞿葛平坦言,与“碧水蓝天”的理想状况相比,这些河流、湖泊和海域即使经过治理,仍然存在差距。“但这一系列措施触及了地方官员和企业,让每个人都深深意识到环境保护是生死线。”

升级技术带来辉煌的“蓝天答题纸”

进入新世纪,环境保护的压力没有减轻。相反,前12年,由于大量高能耗、高排放的重化工项目支撑了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国内环境仍处于能源资源全面短缺、污染物排放高的状态。

“2012年后,中国环境再次面临大规模治理”。回顾中国的环境保护历史,除了周恩来总理,瞿葛平认为另一个具有深远影响的国家领导人是习近平主席。

转折点发生在2013年,当时一场大规模雾霾引发了人们对空气污染的普遍担忧。同年9月发布了《空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提出到2017年,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可吸入颗粒物浓度将比2012年下降10%以上,北京市细颗粒物年均浓度控制在60微克/立方米左右。该计划还规定,鉴于节能减排的关键领域和薄弱环节,将采用先进适用的技术、工艺和设备,实施清洁生产技术,以显示国家控制烟雾污染的决心。

自行动计划发布以来的过去四年里,针对严重污染日的应急措施已经实施,清洁能源在冬季已经被一个接一个地取代,并取得稳步进展。2017年底,京津冀地区一个杰出的“蓝天答案”终于出现在公众面前。

曲格平长期以来呼吁和推动的另一件事是修改环境保护法。党的十八大提出了生态文明建设和“五位一体”的执政理念,使他和学术界敏锐地意识到修改环境保护法的社会环境已经成熟。

2014年4月,审议了修正案四草案,并提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议。瞿葛平的最大使命是“通过法律保护自然”,他高兴地看到学术界推动的许多污染控制措施已被纳入法律。2015年元旦,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生效,环境保护法终于“长出牙齿”。

2018年6月,党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坚决防治污染的意见》。瞿葛平认为这是一个长期的路线图。“80年代是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90年代是可持续发展的国家战略,现在是习近平的生态文明思想。环保理念不断升华和跨越。”

◆1979年9月

经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一次会议审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试行)》颁布实施,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环境法。

◆1984年1月

全国环境保护大会主旨报告宣布,环境保护是现代化建设的基本保障条件和战略任务,是国家的一项重大政策。

◆2008

国家环境保护总局改组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部。

◆2017年1月

全国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北京举行。环境领域共获17项大奖,其中“燃煤机组超低排放关键技术的研发与应用”获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

◆2018年3月

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部已经改组,更名为生态环境部。建设一个美丽的中国已经成为当务之急。

◆2019年8月

第十三届NPC常务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在北京举行。建议深化重点流域重点湖泊污染机理研究,重点关注重点行业废水深度处理、生活废水低成本高标准处理、饮用水中痕量有毒污染物处理等领域,开展联合技术研究,全面提高水污染防治工作的科学化、精细化和信息化水平。

原标题:建设“美丽中国”的技术护航

资料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魏静

新华社记者周华拍摄

流程编辑:王孟英

黑龙江十一选五投注 快乐十分购买 五百万彩票网 手机买彩票 江苏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