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领导带头,万名人大代表下基层听民意,合力推动垃圾分类

阅读次数:1207 发布日期:2019-11-17 15:40:43


垃圾分类,一端关乎民生,一端关乎文明。习近平总书记强调,需要建立一个由政府推动、全民参与、城乡协调、因地制宜的法治垃圾分类体系。

法律是治理国家最重要的工具,良好的法律是良好治理的先决条件。

《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是中国第一部关于生活垃圾管理的地方性法规,于2012年正式实施,在生活垃圾处理设施建设和减少垃圾来源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目前,北京正处于城市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对加强生活垃圾管理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

为了做好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的修订工作,使立法更好地反映人民群众的意愿和利益,从今年8月开始,市人大常委会组织市、区、乡镇人大代表走进街道社区,面对面听取公众对八项条例修订中的关键问题的意见和建议,如总量是否应该控制,一次性用品是否应该禁止或限制。修订法规的过程将成为打开立法大门、动员群众、广泛宣传、建立共识、推动工作的过程,垃圾分类将真正成为北京市民的一种新时尚。

东城区东四街八个社区的居民张慧如分享了他对垃圾分类的经验和建议。

这是该市第一次在法规起草阶段通过三级NPC人大代表向群众提出修改意见。为了使意见更加集中,市人大常委会有关工作机构会同市委、市政府有关部门,制定了统一的宣传提纲,明确了修改《条例》的必要性和重要问题, 市政府为方便居民做好垃圾分类工作而采取的措施,以及市民关于加强市政府垃圾分类管理的建议,使1万名代表能够听取具有相同问题和需求的不同选区人民的意见。

在过去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全市16个区人大常委会做出了一致努力。市、区、乡三级人民代表大会已经衔接起来。500多名市人大代表、3000多名区人大代表和近8500名乡镇人大代表共将12000多名代表带到全市247个代表院和2348个代表联络点,直接听取24万多名市民、社区工作者、物业管理人员、环卫工作者和4170个单位的意见和建议。

从在媒体上征求社会各界的意见,到组织1万名代表深入基层,面向群众,NPC代表的双脚沾满了“土壤芬芳”,为垃圾分类立法绘制了一幅民意“路线图”。这是立法进程的逐步完善,立法制度的不断进步,也是立法工作日益民主和科学的体现。

8月初,在活动部署之初,市委书记蔡琦、市委副书记、市长陈继宁、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李伟、市政协主席吉林和其他担任市领导职务的市人大代表采取了积极行动。

在走访、入户和进行讨论之后,城市领导人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身份前往社区、政府机构、学校、企业和农村地区。从如何限制过度包装,到设定具体的处罚额度,再到解决观念认同和行动滞后的困境,城市领导们都接受了质询,并与市民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他们不仅听取了公众对修订后的法规的意见,而且深刻理解了市民希望政府在生活垃圾管理过程中考虑和解决的具体问题,以及进一步推进生活垃圾分类的建议和意见。他们要求人民,更多的人要求人民。

“最高领导人”带头,既“带头”又“带头”。市委、市人大常委会、市政府和政协的领导深入基层,担任人大代表。市、区、乡三级人民代表大会联系在一起,形成强大的团结统一的合力。该市的16个区已经采取了主动。一些地区印制了问卷,征求社区居民的意见和建议。一些地区制作了宣传传单,在大农村地区和人口稠密地区分发宣传材料。其他人则组织NPC代表走进学校和幼儿园,从娃娃开始关注垃圾分类。

蔡琦强调,垃圾分类似乎是一件“小事”,但实际上是关系到民生的大事,关系到城市的可持续发展,是城市文明的重要体现。我们要坚持问题导向,开放征求意见,总结试点经验,做好《条例》的修订工作,使立法过程成为一个建立共识、促进工作的过程,为推进生活垃圾分类提供有力的法律保障。

如何扩大公民有序参与立法工作,让代表更广泛地接触群众,让基层经验和声音更有效地推动科学民主立法。“众议院”和“代表联络站”给出了答案。

三级代表参观昌平区垃圾分类

8月29日下午,昌平区东小口镇政府四楼的人大代表家里挤满了常驻代表、社区工作者和物业管理人员。

"惠南区的垃圾已经分类10天,垃圾减少了60% . "该镇环境卫生管理中心主任于晓节的话引发了激烈的讨论,并给该市人大代表苗平留下了深刻印象。

面对代表们的盘问,于晓节做了进一步的解释。从齐全的垃圾分类硬件设施,到30多人的“绿色马甲”垃圾分类志愿者团队,再到大家自己开发改进的“破袋神器”、“垃圾分类托盘”等实用小玩意,在软硬件措施的全面推广下,社区餐厨垃圾正确投放率超过90%,垃圾减幅达到65%。

于晓节说,人大、物业和驻地代表都在现场做了记录。“这种经历值得推广。我也会记录每个人的意见。经过整理和总结,我将及时汇报,为更好地推进垃圾分类工作提供立法参考和思路。”市人大代表苗平说。

在这次咨询中,“一次一站”允许代表们与公众“零距离”接触,允许人们在门口与NPC代表“聊天”。

东城区8个代表小组分别走进3个代表楼和95个代表联络站,征求近8000名市民、社区工作者、物业管理人员、环卫工作者和857个单位的意见和建议,共计750多条建议,实现了156个选区的全覆盖。

丰台区29名市人大代表,194名区人大代表,173名乡镇人大代表,深入146个代表院和代表联络点等。,征求近6000名公民、社区工作者、物业管理人员和342个单位的意见和建议;

通州区以16个代表联络站和197个代表联络点为载体,三级代表参与率达到81%以上。同时,4000多名选民发言人作为代表助理进入现场,深入群众,协助三级NPC代表向近2万名公民、社区工作者、物业管理人员和223个单位征求意见和建议。

……

“工作地点”一个接一个地让群众看到代表们在他们周围的社区和街道上履行职责。它不仅使代表能够更好地为公民权利和人民服务,而且使代表能够以更大的自主权、责任和舆论履行职责,并使人民作为国家的主人在政治和社会生活中得到具体和现实的落实。

市人大代表在建外街与物业公司和酒店餐饮企业代表举行了会谈。

垃圾分类是保护和改善生态环境的迫切要求。在每次咨询活动中,NPC代表将首先解释垃圾分类的实际意义,然后就强制性分类、源头控制和处罚措施等核心立法问题征求意见。

“餐厨垃圾的有机物含量很高。简单的填埋会污染环境。混合废物在运输和处理过程中容易发酵和污染环境。此外,居民丢弃的垃圾中约有20%-30%是可回收的,50%-60%是厨房垃圾,只有约1%是真正有害的。”东城区委员会委员、统战部部长唐秦飞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在建国门街公开咨询会上直接指出了修改生活垃圾管理条例的重要性。

一些社区工作者和物业公司代表建议,在早上、晚上和夏天有大量垃圾时,可以有针对性地增加垃圾的收集和运输频率,以避免垃圾运送点超载,减少二次分拣工作量和衍生污染。一些远郊居民建议,对于在农村地区产生更多垃圾的行业,如设施农业和居民住宅,应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如集中建设垃圾处理站,增加搬迁和运输频率,及时处理垃圾。

石景山区八角街除了讨论和参观外,还设计了一份问卷,其中包括9个封闭式问题和1个开放式问题。

封闭式问题包括“是否应禁止或限制一次性物品”、“是否应为居民分类垃圾制定强制性规定”以及“是否应对违反垃圾分类的单位和个人进行处罚”。不仅如此,问卷还特别征求了对非法扔垃圾罚款多少的意见。以个人处罚为例,问卷设置了“50元以下”、“50-200元”和“其他”三个选项。

“要组织所有居民参加面对面的咨询活动是非常困难的,所以街道想出了发放问卷的主意。”芭蕉街的工作人员高觉树说,NPC代表们拿着问卷,一个接一个地走进芭蕉街的23个社区,尽可能多地发放给社区居民、物业管理人员和所辖单位的员工。最后,收集的民意调查结果将在修订条例时加以整理和报告,以供参考。

从从事环卫工作多年的专家学者到亲自指导居民分类的垃圾分类指导员,从社区工作者和物业代表到热心的居民及其孙辈,在咨询活动中,各方从现实和需求两方面面对面交流和分享了日常生活中与垃圾分类相关的经验和建议、矛盾和问题。立法思路逐渐清晰,分类共识逐渐凝聚。

全市16个区,1万多名人大代表,24万多名市民...一个多月来,不同领域、不同行业的意见和建议得到了梳理和总结,为进一步修订和完善《条例》,凝聚人民智慧和共识,有效实施修订后的《条例》奠定了舆论基础。

[共识]

群众的意见与修改法律的建议非常一致。

代表和群众对法律法规修改的主要内容达成高度共识,收集到的意见与法律法规修改专班的建议基本一致市人大常委会城市建设与环境保护办公室主任郝兰芝表示,大家在八个关键问题上已经在三个方面达成共识:高度认同废物减量和分类,高度认同通过修改法律来明确废物分类的义务,普遍认为修改法律的时机已经成熟。

其中,90%以上的人同意限制一次性用品的使用,限制商品过度包装和快递,对非法运送单位和个人进行处罚,建议加强信用处罚,加大对集运企业混装混运的处罚力度,建立分类集运监管责任。"这些高度共识是我们的立法基础."郝兰芝表示,法规起草专班将根据大家提出的意见和建议,继续完善法规的修订工作,进一步征求各方意见。

此外,群众普遍认为现行法规的实施为我市开展垃圾分类工作奠定了良好基础,建议加快法规的修订进程,争取在一年内修订颁布。

[建议]

面对垃圾分类的严峻形势,群众高度赞成强制减量化分类,88%的群众赞成实施生活垃圾总量控制。过度包装和一次性物品的使用已经成为每个人“低谷”的焦点。94%的人认为应该限制商品的过度包装和快递,而92%的人同意限制一次性物品的使用。

"强制减排需要强制措施."房山区人大代表沈宋健建议从源头入手,消除快递的过度包装。

垃圾分类公司的负责人刘杰建议,最好在包装箱上打印快递和外卖的提示,以促进源头的减少。

此外,一些基层单位建议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实行无纸化办公,提高再生纸比例,不使用一次性杯子等用品。一些代表建议积极推动清洁蔬菜上市,逐步在果蔬批发市场和农贸市场建设加工设施,在当地处理腐烂的叶子和蔬菜根,从源头上减少厨房废物。

郝兰芝介绍说,公众普遍认为,只有发挥法律制度的刚性约束功能,将垃圾分类作为公民的法律义务,垃圾分类才能从概念上的认识提升到自觉的行动。88%的人认为有必要对居民垃圾分类义务做出强制性规定,91%的人认为应加强信用处罚,90%的人认为应对非法投放垃圾的单位和个人进行处罚。

"条例应该明确规定奖励和处罚的问题."昌平区东小口镇副市长吉杰指出,没有法规的支持,基层在实际操作中很难进行处罚。

商人代表邓尹平支持对多次违反分类的人加强信用处罚。他认为,与信用惩罚挂钩关系到居民的实际利益,而不仅限于道德范围。

还有人建议奖惩结合。朝阳区双井街道工作委员会秘书东健说,只有奖励做得好的居民,才能形成倡导垃圾分类的良好环境。

一些储运企业仍然存在混装混运现象,影响了群众参与垃圾分类的积极性。96%的人认为应加大对集疏运企业混装运输的处罚力度,95%的人认为应建立单独的集疏运监管职责。

公众普遍认为垃圾收集运输企业应加强分类收集运输责任,特别是杜绝“投放时分类,运输时混合”的行为。有人建议加强监督,加大处罚力度,及时通过12345市民热线举报发现的问题,执法部门要依法处理。一些物业公司的代表建议,应颁布详细规则,严格规定垃圾的转运时间,以促进转运过程的分类、及时运输和处置。

此外,建议借鉴“河长制”的相关做法,进一步明确各级职责,实施垃圾分类全过程管理。

石景山区人大代表田静安在环卫系统工作多年。在他看来,如果厨余垃圾没有正确分类,生活垃圾将被免费分类。在这方面,居民已经达成共识,但他们一般不知道如何划分。

“几年前,还有一次垃圾分类作业。为什么它这么安静?”石景山平四社区居民马林认为,宣传工作可以“加强”。

东城天坛街的居民马燕也有类似的看法。她希望制作一些易于理解、适合所有年龄段的卡通公益广告,通过电视、地铁和公共交通来宣传垃圾分类和广播。

西城区大城厢教师楼指导员崔文祥作为全市第一个垃圾分类区,介绍了该区垃圾分类的经验和垃圾分类指导员的重要作用。「我们已在社区内设立一个智能分拣系统,以交换礼品积分。教员每天都进行宣传。垃圾分类的积极性和准确性明显提高。”

垃圾分类应根据当地情况进行调整。一些居民建议平房庭院可考虑住院进行垃圾收集和运输,建筑区域可增加餐厨垃圾收集容器,旧居住区可在更集中的区域设置有害垃圾和可回收垃圾收集容器,其他方便的区域可设置餐厨垃圾和其他垃圾收集容器。

有人还建议,一些社区应采取移动收集桶和站的运送方式,以及为可再生资源保留门到门和固定站的回收方式。有条件的社区也可以安装智能垃圾桶。

针对远郊,有人建议研究处理农村垃圾的有效方法,推广生活垃圾低温裂解技术,实行就地处理,解决山区垃圾收集和运输问题。

资料来源:总局公共号码

作者:高武职奖金

市人大常委会制图研究室

流程编辑:吴越

快乐十分钟投注 江苏快三购买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