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政策正从数量调控向价格调控渐变

阅读次数:1414 发布日期:2019-11-07 10:04:33


■张志伟

今年8月,中国人民银行决定改革和完善市场报价利率形成机制,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提高利率传导效率。lpr形成机制的改革和完善是货币监管从数量监管向价格监管转变的重要一步,也是贷款利率市场化改革的重要突破。

货币政策控制措施将适时改变

数量控制或价格控制是货币政策实施的重点。由于可变传导路径复杂且滞后,各国通常通过设定中间目标来评估货币政策的有效性。20世纪60年代,现代西方货币供应理论出现。在这一理论的指导下,美联储在20世纪80年代将货币供应量作为中间目标。大约在20世纪90年代,美联储等大多数西方国家的央行将货币监管的中间目标从货币供应量调整为利率。在欧元诞生之前,德国已经推行货币供应控制措施20多年,并成功控制了通货膨胀。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深受德国的影响,货币供应量和总量已成为欧洲央行货币政策的重要目标。全球金融危机后,量化宽松等非常规政策的引入本质上是量化监管,这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美联储利率目标的有效性。

数量控制有效性的前提是中央银行能够有效控制货币供应量,通过控制基本货币和广义货币衍生的货币来控制货币数量,从而影响实际经济变量。货币数量与产出密切相关。利率市场化后,货币量与产出的密切关系逐渐消失,这是货币调控中介目标发生变化的重要原因。另一方面,随着金融改革的深入,大量替代存款的金融产品不断涌现,货币创造方式日益多样化,加剧了货币供给的不可控性。因此,在利率自由化完成后,一些国家放弃了量化控制方法。与数量监管相比,价格监管具有稳定性和透明度的特点。

1995年《中国人民银行法》实施后,中国人民银行开始具体履行货币政策职责。1998年,中国人民银行逐步弱化对贷款规模的强制性控制,将m2作为货币供应量的中间目标。目前,广义货币供应量m2仍是我国货币政策的中间目标。由于信贷传导渠道是货币政策调控的主要渠道,而存贷款利率尚未完全市场化,量化调控一直是我国货币政策调控的主要方式。

自2004年以来,利率自由化逐步推进,婴儿产品等存款替代品出现。一些专家认为,价格监管更适合不同的经济环境,其效果正在稳步改善。因此,价格管制应该适度增加。2011年1月,周小川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不排除使用价格工具。2018年3月,周小川在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表示,中国将推动货币政策监管从量化工具向基于价格的工具转变。

货币政策,进一步控制价格

从货币环境来看,随着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化,金融产品的跨市场特征更加明显,货币政策调控的外部干扰增加,货币政策的量化调控效果受到一定影响,价格机制的作用日益突出。中国正在深化金融改革,如金融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和利率市场化。环境变化需要及时的货币政策。

货币环境的变化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第一,货币投放机制发生了变化。受外汇萎缩和金融创新快速发展的影响,基础货币供给和狭义的“货币乘数”机制发生了重大变化。在流动性监管方面,货币政策已经从“接收”转向“释放”。第二是货币衍生品的多样化。传统的货币衍生机制明显受到以银行间业务为渠道的类似贷款业务的影响,银行间负债不受准备金政策的约束,这也削弱了货币乘数监管的效果。第三,短期内难以消除单一融资渠道。央行直接融资利率的变化不会深刻影响大多数中小企业的融资需求和融资选择。这使得利率调整仍然存在传导不良的现象。

这些货币环境的特点决定了中国的货币控制措施仍将是数量控制和价格控制相结合,逐步从数量控制向价格控制转变。

中国的货币政策价格控制机制始于2005年,当时中国人民银行推动了汇率形成机制的改革。2012年,中国人民银行通过扩大存贷款基本利率浮动区间,迈出了存贷款利率市场化改革的“第一步”。今年8月推出的lpr机制是货币政策价格控制的重要一步。目前,我国贷款利率的上限和下限已经放开,但存贷款基准利率仍然保留,存在贷款基准利率和市场利率并存的“双轨利率”问题。

Lpr是商业银行为其最佳客户实施的贷款利率。自2013年以来,央行正式实施lpr集中报价,旨在以市场化方式指导信贷产品定价,逐步取代贷款基准利率,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但是,由于lpr的运作,其报价大多是参考贷款基准利率,不能及时反映市场利率的变化。

新的lpr形成机制要求所有报价银行根据中期贷款利率(mlf)增加报价。中期贷款期限主要为一年,市场化和灵活性特征将更加明显。贷款利率的品种从一年期扩大到一年期和五年期以上的两个期限品种,贷款市场上引用的专家人数从10人扩大到18人,大大提高了lpr利率的代表性。银行报价的频率从一天一次改为一个月一次,有利于提高lpr报价的质量。

lpr形成机制的改革打破了银行共同设定贷款利率隐性下限的旧思维,打破隐性下限可以促进贷款利率的下降趋势。lpr的形成机制对于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提高利率传导效率,推进贷款利率“双轨一轨”,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具有重要意义。因此,lpr形成机制的改革是利率市场化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意味着中国的货币控制措施已经从数量控制向价格控制迈出了一大步。

(作者是经济学博士和《证券日报》金融机构部主任)

这篇文章来源于《证券日报》

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访问金融网站(www.jrj.com.cn)

浙江11选5投注